理发

来源:建设公司    作者:李桂发     发表日期:2022-10-31 责任编辑:饶卿  点击数:709

巴国疫情爆发后,巴籍理发师傅不再能进入中国人生活区理发,巴基斯坦南迪普项目部的男士们相互解决头上文章。没有理发剪和剃头刀,全部用电动推剪“耕田”,只留下不到一寸的庄庄就行。

今天是星期天,难得休息一下,早上张师傅正在露天篮球场招呼着给同伴理发,一展自己的手艺。

说到理发,使我想起1984年在江苏南京大厂区长芦镇的理发店。

那个理发店就三位工作人员,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位老者,都穿着白大褂,有点像医生模样。丈夫的一只腿瘸了,中等个;儿媳的个子也不高,但长得较丰腴,一条李铁梅似的乌油长辫垂过后腰,算得上这家理发店的靓丽风景线了。儿媳只是帮助剪过头发的顾客洗洗头。老者是儿子的父亲,头发浓密得像要冒出油来,尽管两鬓已经挂了霜,但脸上皱纹不多,精神很好,老人家是民国时期的理发师、仁厚的剃头匠,剃头的手艺已经传给了下一代。

得益于附近三十万吨扬子乙烯工程的上马,有好几万建设大军的涌来,小镇上已经开设了二十多家私人的花哨的理发店,但老式的保持着旧式风格的仅此一家,生意也还过得去。

每个月在二十号左右我进这家理发店时,总要等老师傅帮我理发。店里有两把躺椅,已经很旧了,被磨得锃亮锃亮的,它的铁底盘上面套了皮,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转调整角度,很有些年份了,据说还是民国时期的产品。它是我的最爱,这也是我一定要在这家理发店理发的重要因素。这理发椅子我还是生平第一次看到,装在地上不能移动,椅子的右侧还有一只如阀门手轮的转盘,用来调节躺椅的角度。那时我还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,正青春年少,却特喜欢这半坐半躺的理发样式——舒服。尤其是半躺在椅子上,仰着头靠在转椅自带的小枕头上,在老师傅的刮胡子和修面中小憩一会,有时人少时师傅可以让我睡上半个小时以上,那真是神仙似的享受。尽管同伴们竞向着去新潮的花样一般的美女理发店,但我却一直固守着这家理发店,每月坚持打卡,直到我1990年离开南京搬回武汉。

这家理发店位于老街的丁字路口,门口还有一棵大榆树,它斜着从理发店伸到了街对面的二层小洋楼上。带有亭子的二楼时常有老年人在大树的荫蔽下打麻将,其中还有一位老年人的肩上坐着一只黑色猫咪打盹。说实在的,这麻将声也是我坐上理发椅子的催眠曲。

只要理发,我总能闭上眼睛睡上一觉。这是脑力劳动后的最佳享受。

听说发达国家的理发店是按照时间收费的,我没有体会过,但我觉得这样做应该是比较合理的。

老师傅的修面、刮胡子,还有掏耳朵,尤其按按头、给揉揉肩、捶捶背,那可真是五星级的享受呀!就是多年后,在理发店里有专门的理发师给我洗头揉背,却再也找不回长芦老街的舒适了。

那时理个发只要四角钱,现在理发即使在武汉的马路边的树荫下,或者人行天桥的犄角旮旯随便收拾一下,也要十块人民币。若是进入理发店,则是二十元的起步价谈起。

正浮想联翩,旁边的老张喊道:“李总,今天理发不?”

我随口回道:“还没到二十号呢,还等几天再说。”

“行,下次我专门给您一个人推!”说着张师傅收拾起简单的行头来。

我抬头看了看天上八九点钟的暖洋洋的太阳,一朵彩云正从西边飘来。

Copyright 2016 天博体育综合网页版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:430040 邮箱:hypec-hb@powerchina.cn

电话:027-61169968(市场开发部) 027-61169642(办公室) 传真:027-61169066

鄂ICP备15005118号